《白日赋格》白玉砚夏最新热门小说_白玉砚夏最新热门小说

小说:白日赋格

类型:都市小说

作者:砚夏

角色:白玉砚夏

都市小说小说《白日赋格》的作者是“砚夏”。梗概:三天份的白面包,整瓶饮用水,三把短刀。以及不知为何出现在自己枕下的一只左轮手枪。枪型古朴,构造却极为精密,枪身嵌有赤金的玫瑰花蔓纹样。里面有六颗子弹。白玉再三思虑,到底想不明白这支左轮手枪的来历……

评论专区

清末英雄:刚到上海两天,吃饭都是问题那,还是租房子住,白天也没工作就光写个小文章,居然要安电灯,我想说,作者你的心是真大。毒

穿梭在电视剧:没有主世界,穿越没有前因后果,敢于大幅改变剧情,主角不圣母,不冷血,纯粹的快穿,纯粹的爽文。花十分钟看完武林外传世界,剩下的就全是粮食。

我的庄园:看到简介里绝世美酒、特优A级牛肉,就知道这是一篇sb文。

白日赋格

《白日赋格》在线阅读

第4章 出逃

三天份的白面包,整瓶饮用水,三把短刀。

以及不知为何出现在自己枕下的一只左轮手枪。

枪型古朴,构造却极为精密,枪身嵌有赤金的玫瑰花蔓纹样。

里面有六颗子弹。

白玉再三思虑,到底想不明白这支左轮手枪的来历。

他迟疑了片刻,最终将其放入自己随身的行李中。

自那日应下白芥的邀约,已经过去三日。

那是白玉第一次触摸到这个真实的世界。

在这个国家国境线处建起的高墙的另一侧,是由战争,尸骨与不幸构建的世界。

七年前,先王病逝,膝下仅留有一位十二岁幼子。作为王位的唯一继承人,皇子的身份无可动摇,但新帝羽翼未丰,轻易被朝上权臣控制,只得借助于旧党势力与其勉强周旋。

白玉也曾听说过那位朝臣的事情。听闻他四岁便已献策千卷,其文理道义皆可称道。先王颇为倚重这位奇才,七岁便招其入仕,此后三载更是连连高升。在他十一岁时,先王后召其入宫,又领来彼时尚才七岁的小皇子。而后先皇命他做了小王子的先生,他的仕途由此更是平步青云,却不想那时朗月清风的少年坐上那权倾朝野的高位后,反倒挟天子以令诸侯,做起了逆贼的勾当。

先王病逝后不久,出现了一场百年难见的大旱。太阳的焰光好像一直透入氧气烧入脏腑,而在极暑的大旱过去后,民众陷入了一场意料之中的饥荒。

但是,赋税却不曾减轻半厘,甚至有逐渐加重的趋势。

暴怒的民众集聚起来,却又很快被贵臣们派兵暴力镇压,更多的血液灌入干枯的土壤。

而这次,它浇灌出的东西不再是金黄的麦穗与花果。一种漆黑的灾厄从中破土而出,人们将其称之为疫病。

因此,贵臣统治下的国家很快陷入混乱,于是,恐慌的贵族们割舍去远疆的领土建立以难以逾越的高墙。

凡是病弱者,或是年长的老人,或是身染疫病的患者,皆被驱逐至高墙的另一端。

人是土壤的孩子。被驱逐到高墙以外的人们有些在死后尸身埋入土壤,而另外的一些人,厚土庇护了他们的性命。

总之,小部分人在疫病中存活下来,他们在高墙外耕种,繁衍生息,又逐渐组织起一支纪律严明的反抗军,决心用刀剑拆解那座参天的高墙,重新夺回他们身而为人的权利。

这深受高居王城的贵臣们忌惮,于是,他们如法炮制的再次集召出一支装备精良的远征军。

两方势力彼此对峙,争纷不休。时至今日,战火也不曾熄灭。

而白芥,在此时做为反抗军的一名将士,向白玉抛出了一条叫人无法拒绝的橄榄枝。

他决心借由白芥搭线加入反抗军,以此寻求阿姊去世的真相。

白芥曾经对他许诺,在正式加入反抗军的第十年,他会全盘托出自己所知事情。

又或者,白玉如果能在战争中得到高阶的功勋,白芥也会将真相告知于他。

这并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,但白玉别无选择。

他约定好与白芥碰面的日子,刚好是今天。

白玉细细收拾好自己这三日所需的物资,换上便于行动的装束,稍微想了想,又在离开前为窗台下的月季最后浇一遍水。

他正欲翻身而下,动作却猛然间一顿,他叹息一声,又折返回来,将母亲留下的故事书妥当收入行李最底处。

连日的阴雨天气少见的短暂放晴。

白芥耐心的等候在三日前曾带白玉来过的这处基地,他仰头第二十一次望向壁上挂钟,又垂首饮下一口苦咖啡,压下自己纷杂的心绪。

距离与白玉约定见面的时间,还有五十二分钟。

白玉提起自己的行李,轻巧的翻身跃上自家庭院的老墙。

风里仍有些雨水气味,但日辉已然温和得将一切事物映照的闪闪发光。

这次比起以往哪次逃出都不甚顺利。

多于常时几倍的侍女来回于庭园间务工,这使白玉感到些许违和。

于是,他最后深深的回望了一眼。

身后玫瑰的花叶卷着风涌上碎石铺就的庭园小道。

而老管家躬身候在父亲的身后,面上表情仍旧谦和,却叫人望不见眼底。

父亲立于玫瑰的簇拥间,与他遥遥相望。

他们长久的站在花亩间,好像两尊静默的塑像。

白玉恍惚意识到,这个自己理应称之为父亲的男人,不知从何时起已然快速的苍老起来。

他的眼睛浑浊而灰暗,连不甚熟悉的面容都被时间刻上深深的沟壑。

但是,此刻浮现在他面上的表情,那样难过又温和,甚至于带上些难以言表的厚重的慈爱。

白玉怔愣片刻,不忍再看。

他忽然很想询问自己的父亲,他想知道自己对于对方来说,到底算是什么?

他是否曾经被爱呢?不然的话?父亲为何会用那样让人难过的眼神望着自己。

陌生的情感在血脉间暗涌,但白玉此刻还太过稚嫩,他无措于此刻莫名的情绪。

他还不曾学习过如何被爱,因此,下意识的逃离也无可厚非。

会有机会的。

白玉心想。

下次回来时,或许他会鼓起勇气来,或许那时他已经可以游刃有余的询问自己的父亲。

要是父亲回答:我很爱你。

白玉心想,那样的话,他或许会勉为其难的原谅这个男人。

虽然他对于小白玉的态度总是过于冷淡,却不曾少过白玉的吃穿用度。

而且,在白玉自己都快要忘却的记忆里,他曾经给小白玉念过一次童话故事。

如果父亲的回答是爱,白玉会允许这个男人为自己念一遍《海的女儿》。

这只是看在他童话念的很好的份上。

老管家远隔着无数玫瑰铺就的庭园间,一如往常那样对白玉展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。

而后,白玉转身从高高的老墙上一跃而下。

“再见。”

白玉的余光望见父亲这样说。

他在哭,泪水流经干涸的面容,仿佛因难以忍受的痛苦而稍显扭曲。

他无声的,嗫嚅着开口。

“再见,我的孩子。”

眼前的景象在眼前快速流转,身后远远的传来父亲的声音。

“白玉,你要安然无恙,要好好的。”

父亲说,“白玉,你要安然无事。”

转载请注明:《《白日赋格》白玉砚夏最新热门小说_白玉砚夏最新热门小说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